您的位置: 淮北资讯网 > 美食

创世神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龙帮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9:29

创世神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龙帮

一百一十七章

“相公,你说我们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原本赶往七海城二十里外长水堤的青媱和楚乐被五花大绑着关在一辆囚车里,囚车旁是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押送着楚乐和青媱又朝着七海城进发,

“我也不是太清楚,”楚乐和青媱背靠着背,看着这群奇怪不过武师级别的人得意洋洋地将自己和青媱押送回七海城,

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干嘛的,总之自己和青媱原本打算直接奔赴前线,却沒想到路上居然有人埋伏,埋伏自己的人自然不是什么高手,不过楚乐还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会埋伏自己,于是便沒有反抗,和青媱一起束手就擒,

至于白狼什么的,知道楚乐和青媱肯定不会出事,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逍遥了,

“哈哈哈小子,让你那天这么嚣张,终于还是落到我手中了吧,”押送楚乐等人的车队快要到达七海城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來,楚乐循声望去,却看到自己刚到七海城的时候拦住自己的大汉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和青媱,

“原來是这些人,我还以为是血煞宗的人呢,”楚乐有些失望,他一直以为自己也就和血煞宗有点过节,要埋伏自己的话,应该是血煞宗的人,如此一來自己倒是可以顺藤摸瓜直接找上血煞宗在七海城的据点,

然而看到这个大汉,楚乐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看來是那天自己让大汉吃了亏,这个大汉就找人把自己擒來,不过估计更多的目的,是放在青媱身上,

“嘻嘻,小美人,等下把你进贡给我们帮主,爷爷马上就发达了,”

大汉看着囚车中那带着面具的青媱,不禁色心大起,

不过既然已经向帮主汇报,要将这美人献给自己帮主,那大汉说什么也不敢在众人面前调戏青媱了,

不过令大汉郁闷的是,青媱反正是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而楚乐却一脸悠闲,根本看不出被抓之后的慌乱,

“哼哼,小子,看你还能逞强到几时,等入了黑龙帮,让你见识一下大爷的手段,”大汉心里得意地道,

黑龙帮果然和城主府的护卫私下勾结,几时明目张胆地押送着活人入城,护卫都熟视无睹,反而替黑龙帮众盯哨,

一行人顺利地将楚乐和青媱押送到黑龙帮帮会所在,

楚乐大概观察一番,黑龙帮帮会來來往往的人无外乎武者和武师级别,连个武尊都沒有,

“把这两个人押进去见帮主,”

大汉似乎在黑龙帮还颇有权势,命令几个守卫道,

几个守卫听命,正要将楚乐和青媱从囚车中带出,却看到楚乐和青媱起身大摇大摆地走下囚车,虽然身上绑着麻绳,却好像丝毫沒有影响一番,两人仿佛不像俘虏,到像是前來巡视的官员一样,让其他帮众看得奇怪,

“呔,你们两个小鬼,还沒认清你们现在的处境吗,”

大汉拿着皮鞭狠狠地朝着楚乐抽了一鞭子,怒目嗔视道,

楚乐挨了一鞭子后,只感到不痛不痒,半晌后觉得好像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反应,随后用假到不能再假的表情哀嚎一声,道:“哎呦,痛死了,轻点,”

“咯咯,,”青媱被楚乐逗得忍不住大笑,

“嚷嚷什么,朱三,还不赶紧把人带进去,”

这时候,从黑龙帮大堂走出一位面孔阴鸷的人,对着那大汉说道,

那名叫朱三的大汉赶忙道:“马上马上,阴执事稍等,”

朱三刚说完,还沒示意手下把楚乐和青媱推进大堂,楚乐和青媱倒自己先走了进去,

“奇怪,这两人是这么急着送死,”

朱三看得摸不着头脑,只得一脸郁闷走进大堂,

“朱三,你不是说有一个绝色美人要献给我,”大堂之上,一名看上去还有些威严的黑袍中年人打量了一番楚乐和带着一副毫无品味的面具的青媱,又转过脸对着朱三不满道,

朱三赶忙谄媚道:“帮主,就是这个带面具的姑娘,”

“哦,把她面具摘下來,”黑龙帮帮主话音刚落,青媱身旁一名守卫便不由分说将青媱的面具扯下來,

“你,朱三,你他妈在耍我,”黑龙帮帮主看到青媱的面具摘下之后

创世神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龙帮

,一个面相丑陋,满脸黑斑的大黄脸赫然出现,顿时只觉得五脏翻腾,一股恶心的感觉让他恨不得把今日吃下的东西吐的一干二净,

朱三看到青媱的面具摘下之后无比丑陋的脸,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也忍不住一阵作呕,

“天下,竟然有如此丑陋的女子,”

黑龙帮帮众顿时生出了一股恨不得干净把这个女子赶出去,连多看一眼都仿佛要折寿的感觉,

“大爷,就是您看上了小女子吗,”

不知道何时偷偷易容的青媱故意用粗矿的声音向着黑龙帮帮主抛媚眼,让那黑龙帮帮主忍不住捂住嘴,差点就要吐出來,

“快他妈把这两人赶出去,來人,把朱三给我绑起來大卸八块,”黑龙帮帮主咆哮道,

“饶命啊,帮主,我真不知道这个面具女不是上次的那个人啊,”朱三跪地求饶道,不过黑龙帮帮主根本不想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让人把他架了出去,

正当其他守卫打算将楚乐和青媱赶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楚乐和青媱身上忽然有一道诡异的力量将他们挡住,丝毫无法近身,

“帮主,这两人有古怪,”

黑龙帮帮主身旁,那被称为阴护法的人露出震惊的表情,

话音刚落,楚乐和青媱身上的麻绳早已自行解开,

“想不到,本來以为跟血煞宗沒有关系有些失望,不过现在看來,这次还真是來对了,”

楚乐第一眼看到阴护法和黑龙帮帮主,便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了血煞宗的气息,

“你们是谁,”黑龙帮帮主震惊无比,來人不过是两个年轻无比的小鬼,居然能一眼看穿他身上隐藏极深的血煞宗气息,

楚乐道:“你们不必知道我们是谁,说出血煞宗在七海城的所有据点还有你知道的所有和血煞宗有关的情报,否则,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死期,”黑龙帮帮主听了先是一愣,随后忽然狂笑道,“哈哈哈哈,我沒听错吧,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居然敢在我黑吃黑面前说出如此大话,”

“黑吃黑,”楚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的名字,忍不住想要发笑,

“小子,我生平最恨别人胆敢嘲笑我的名字,想不到,你居然有种嘲笑,看來,你是活腻了,”黑吃黑怒目园睁,一股一品武王的气息泛起,顿时将整个大堂变得血气弥漫,

身旁的阴护法,也展露出高阶武宗的实力,一脸阴森地看着两人,

然而,令黑吃黑诧异的是,楚乐看到自己展现武王的实力,居然脸色一点变化都沒有,

“难道这小子根本分辨不出武王的气息,甚至连武王都沒见过,”黑吃黑可不认为楚乐能拥有抗衡自己的实力,在他看來,见到自己展露实力还如此镇定的小鬼,要么是沒见过世面不知道武王的可怕,要么是脑子有问題,

“血煞宗居然派武王高手隐藏在七海城建立帮派,只怕甚至楚城也有血煞宗的据点吧,”楚乐此时丝毫不把黑吃黑放在眼里,反而思索起其他的事情,

见到楚乐居然无视自己,黑吃黑顿时感到一股被羞辱的感觉,道:“小子,受死吧,”

血煞宗独有的血蜃气顿时从黑吃黑身上朝着楚乐和青媱席卷而來,朝着青媱的攻势竟然比起楚乐还要猛烈,看來黑吃黑对那丑陋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女人一秒都忍不下去,

不过出乎黑吃黑意料的是,眼看着血蜃气就要接近楚乐和青媱,忽然血蜃气好像碰到一面坚硬的墙壁一样,忽然不得寸近,

“怎么回事,”黑吃黑意外无比,这看上去普通无比的小鬼,居然有办法挡住血煞宗无往不利的血蜃气,

“帮主,这小子只怕不简单,”阴护法皱起眉头,感到一丝不妙,

黑吃黑脸上的轻视开始收敛,能够挡住血蜃气,说明对方一定不是一般人,他好歹是在七海城城主眼皮底下隐藏了真实身份多年的老狐狸,自然能感到楚乐不是常人,

“娘子,你负责那个阴护法,这个黑吃黑,就交给我练手了,”

“沒问題,”

楚乐和青媱分工之后,只见楚乐全身雷芒翻腾,瞬间雷龙变施展出來,气息疯狂上涨,

“武宗高手,”黑吃黑再不敢大意,如此年轻就能达到武宗境界,说明楚乐一定是三大宗门或者皇城的天才人物,这样的天才往往都能越级对战,而且楚乐虽然修为是低阶武宗,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已经跟高阶武宗无异,甚至不比自己差上多少,

然而正当黑吃黑准备谨慎迎战,正要施展招数,却发现自己周围的空间,似乎被凝固了一样,自己竟然连动弹都不能,

“怎么回事,”

黑吃黑大吃一惊,然而下一刻,一道雷光在自己身旁闪现,楚乐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近身,手中雷光收敛,火光大盛,火云掌带着恐怖的火焰气息印在黑吃黑身上,

重庆治疗龟头炎方法
临汾治疗卵巢炎方法
武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怎么去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
黑龙江虹桥医院在线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