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北资讯网 > 育儿

神葬八荒 第157章:厄难再临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2:25

神葬八荒 第157章:厄难再临

“吱呀,,”一道轻微的开门声骤然响了起來,莫谷微微偏了偏头,待看清了前來的人影之后,低叹了一句,道:“赤,你说老师是不是很沒用,”

赤端着一杯茶,來到莫谷的身前,递给了他,轻声说道:“老师,你别再自责了,我想那些长老们,都不会怪罪于你的,不够强,那便通过自己的努力,变得强大,”

听到赤所言,莫谷的嘴角掀起了一丝苦笑,艰涩地道:“或许你说的对,但现在我却掀不起半点修炼的念头了,长老们的离去,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闻言,赤突然浑身一颤,紧接着,在莫谷那诧异的目光中,竟猛然跪了下去,喉间骤然传出一道低吼声:“老师,我赤承蒙您的大恩,才有今日,若是老师您都说出了这样丧气的话,那么我们又当如何,”

“所以,无论如何,赤在此请你重拾昔日的信念,成就强者巅峰,我们荒殿,需要你的带领,”赤一字一顿的说道,在他说完之后,突然往地上重重叩了三个响头,

“咳咳,,赤,你先起來,”莫谷剧烈地咳嗽了起來,身子微微一动,似乎想要坐起來,但因为受的伤实在太重,最后又无力地躺了下去,

“老师,当心啊,”赤见状,连忙站了起來,第一时间扶住了赤,将他的身子缓缓放下,

“赤,不是老师我放弃了信念,而是,,”说到这里,莫谷微微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终究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老一辈人,最期盼的是,你们能够将虚元宗发扬光大,将我一直教给你们的理念传承下去,不让这个世界,变得只有杀戮,”

莫谷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拉住了赤的双手,兀自说道:“赤,在弟子几个之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因为你,纵使受了那么可怕的委屈,依然能够不计前嫌地帮助虚元宗,这等心胸,正是现今大陆最缺乏的一种,”

“我莫谷死不足惜,但你们这些年轻人,绝对不能死,因为你们才是虚元宗日后的希望,至于我,你们就别管我了,,”莫谷说到这里,眼中骤然划过了一丝痛苦,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听完莫谷所说的话,赤骤然沉默了下來,身为弟子,对老师只能是劝阻,而不能逼迫,所以莫谷要这样想,其实赤也沒什么别的办法,赤深深地望了一眼床上的莫谷,低叹一声,

“赤,你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莫谷突然间转移了话題,似乎不想和赤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下去,

“沒,,沒事,只是进來看看老师,”赤一愣,轻声道,

“哦,我沒事了,你先出去忙吧,对了,你能把太上长老叫进來一下吗,我有点事想找他,”莫谷微微扭了扭头,对着赤说道,赤闻言,点了点头,之后便朝着门外走去,

赤出來后,只感觉心中沉甸甸的,莫谷的这幅状态,实在令他有点担心,毫无疑问,长老们的死给他的心里,造成了太大的阴影,若这样一直下去,恐怕修为会一直停滞不前都说不定,

“希望老师,能够挺过这一关,不然的话,,”赤简直不敢想下去了,若是莫谷真的沉浸在阴影之中,那么后果可想而知,赤走出楼梯,径直朝独孤败空的房间走去,

“太上长老,老师有事找你,叫你去他房里,”赤敲了敲门,低声喊道,不过等了很久都沒见到独孤败空回应,赤的心骤然一紧,

“太上长老,你在房间吗,”赤再度喊了一声,但依旧沒人回应,赤的一颗心逐渐下沉,再下沉,他很清楚,这段时间是敏感时期,要是沒什么事,一般虚元宗众人是不会离开客栈的,可现在,赤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随后猛吸了一口气,重重地撞向了那道房门,

“砰,”

一道低沉的声响响起,房门猛然被赤撞了开來,在房门打开的同时,赤的身形已经宛若一阵风般冲了进去,扫视了一圈,却见四周空无一人,并且靠近床边的窗户还被打开了,这一刻,赤的心脏突然急剧地跳动了起來,

“唰,”

赤猛然将头伸出窗外,却见下方的街道上,竟然隐隐有一丝血迹,见到这一幕,赤算是彻底坐不住了,连想都沒想

,身形便直接从窗户上窜了下去,迅速地朝留下血迹的方向暴冲而去,

见到赤那暴冲的身形,周围的人群放佛觉得有一阵风吹过,随后便觉得一股凉气骤然从心底升起,他们只是些普通人,哪里跟得上赤全力爆发之下的速度,这样一來,街上的人群倒是沒弄出多大的混乱,

“太上长老,他的实力强悍,能够令他受伤的人,恐怕至少也是妖钢那等层次的强者,究竟会是谁,”赤一边狂奔,一边心中呐喊着,赤已经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但他还是觉得有点慢,

“要快,再快一点,不然太上长老就危险了,”赤速度狂飙,整个人都像化作了一道残影,朝着那遗留下血迹的方向爆射而去,在狂奔中的他,沒有发现,他所行进的方向,正是那变为废墟的,,虚元宗,

“砰砰,,”一道道破空声不断地在赤周身响起,甚至就连他身上的衣物都出现了道道火花,那是因为衣物与空气摩擦所导致的,可见,赤的速度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

而在赤这边赶路的同时,在虚元宗的后山之上,一道人影正斜躺在地上,重伤垂死,看他的面庞,赫然是虚元宗太上长老,,独孤败空,但不知眼前的二人究竟是谁,竟能够将实力如斯强横的独孤败空打成这幅摸样,

“老头,我再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妖钢被谁杀死的,”说话的人,乃是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看他的面容,与一般人类无异,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令人惊惧的鲜红之色,不仅如此,甚至就连他的耳朵,都是呈现一种尖尖的弧度,

“我说了,,我不知道,”独孤败空声音嘶哑地吼道,口中不断冒着鲜血,看他现在的状态,恐怕十成的命,已经去掉了八成不止,

原來,这两人正是那凶魔一族派來追查妖钢死亡原因的妖天和护法森罗,他们在半路中,见妖钢身上的那股气息消失,所以凭着本能的天赋來到了这虚元宗,因为一时无法确定究竟是谁杀了妖钢,所以两人便想出了一个办法,那便是捉拿这片地界实力最高强之人,逼问下落,

而举目望去,在这地界中实力最高深之人,无疑是独孤败空,于是两人第一时间便找到了他,妖天和森罗都是天元境五荒境界的强者,两人联手对抗一名元神境巅峰的独孤败空,还不是手到擒來,所以两人根本不容独孤败空多说话,第一时间将他打成了重伤,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边连一个宗门都被灭了,你身为这片地界的最强者,会不知晓实情,你把我们当成三岁小孩子是吧,”妖天狠狠地拧了一下眉头,随后來到独孤败空的身边,举起拳头便打了下去,

“快说,是谁杀了我哥哥,”妖天满眼血红之色,突然怒吼了一声,而在其怒吼的那刻,他的嘴角竟冒出了一道狰狞的獠牙,一边的森罗见到妖天这般举动,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妖天,收敛点,你的獠牙露出來了,”森罗冷冷地喝道,一身的黑袍轻轻飘荡,看起來一点也不像是魔,倒像是一名飘然世间的潇洒居士般,那等风度,简直令人膛目结舌,

“啐,老杂毛,在我妖天公子的眼前,还这般硬骨头,真是不想活了,”妖天嘴里骂骂咧咧,那双脚一直就沒停过,他击打在独孤败空身上的攻击,最起码不下于一万次,

“呸,可恶的魔崽子,早晚有一天,你们将会在这世间彻底消失,”独孤败空的眼神阴狠,猛然吐出了一口唾沫,因为妖天刚刚正准备蹲下身用拳头打击独孤败空的,所以这道唾沫却是径直落在了妖天的脸上,

“你,,你竟然敢吐我唾沫,我,,我杀了你,”妖天突然一声怒啸,他可是最爱惜自己的脸蛋,现在被这样黏糊糊的唾沫沾上了,这让他怎么能忍,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啊啊啊,,”妖天突然狂叫了起來,一双手突然举了起來,元力激荡间,竟连空气都散发出一道道撕裂般的声音,见到这一幕,森罗的眼神骤然一凛,刚想要开口阻止,但一道声音却比他更快的从远处爆吼而來,

“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毫毛,我要你碎尸万段,永生永世不得超生,”随着这一道爆吼声传來,一道人影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出现在妖天等人的面前,当见到來人的那一刻,不只是妖天还是森罗,眼神都骤然一凝,气氛突然间变得冰寒彻骨,

遵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菏泽治疗妇科医院
三明男科医院
遵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菏泽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